国家的远见
  发布时间: 2010-06-29   浏览次数: 550
 

         20089月,韩国《中央日报》发放了7万份调查表,想知道本国公民最讨厌哪个国家。结果显示,半数以上的韩国人最讨厌日本,其次是中国,排在第三的是同胞朝鲜。但是,韩国人在讨厌的情绪之外,却有难能可贵的地方,他们一面讨厌日本,一面又将日本列为“ 最应该学习的国家”;一面抗议美国在韩驻军,一面又认为它是仅次于日本的学习对象。在“亚洲四小龙”的发展都集体低迷的情况下,刚烈的韩国人也学会了务实。
  其实国家之间互不喜欢也并非是亚洲人的独有弊病。荷兰的花匠也不太喜欢英国人,觉得他们都是暴发户,对花卉艺术一窍不通,但是又不得不承认,英国是荷兰花卉最大的进口国,养活了一大批花农,提升了GDP;加拿大人靠着美国生活,经济模式和生活习惯都原版照搬,依赖的同时也有怨言。相互抵触、相互竞争却又彼此依存的国家关系随处可见,但相互学习正在成为这个时代的旋律。
  最近一个向讨厌的国家学习,并获得成功的是爱尔兰,他们已经成功地取代了印度,成为新的世界软件园。谈论印度的崛起,绕不开的是“双低”:低劳动力和成本、低公司税率。“双低”在10年间把印度拉扯成和中国齐名的世界工厂,把12亿人领入了现代化的门槛。
  爱尔兰发展投资局从2003年起把印度作为学习对象,工作人员用10个月的时间定出了可以和印度相抗衡的低公司税。12.5%的税率吸引了超过1000家国际公司在爱尔兰设立分部,全球10大药厂,有9家在爱尔兰设厂;20大医疗器械制造商,有16家进驻;全球10大电脑软件商,全部在爱尔兰落脚。200711月,微软宣布在爱尔兰投资5亿美元,建造新的欧洲资料中心,这是微软在美国之外的最大的投资金额。2008年,全球50%销往欧洲的软件都由爱尔兰生产,它已经不声不响地超越印度,成为新的世界软件园。
  德国汉堡的郊区,4 2 岁的贝克多夫花了160万欧元给自己的农场屋顶全部安装了太阳能发电板,这笔钱都是从国家银行低息贷款得来的,他个人没有出资一分钱。贝克多夫的发电板每生产一度电,国家发电厂必须以市场价格的4倍进行收购。总理默克尔亲自在文件上签了字,哪怕她任期结束,这项措施也必须坚持20年不动摇。贝克多夫的邻居是牙医葛瑞夫,他也在自家的屋顶上安装了太阳能发电板,每发一度电,他和贝克多夫一样,都能从国家发电厂收到0.51欧元。他预计10年时间,自己就能还完银行贷款,并且可以从中赢利。
  上面是台湾公共电视台的专题片《国家的远见》里的片段,它向公众讲述,德国政府是如何推行可再生能源计划的。马英九上任一个月,这套专题片正在播出。公视在做预选片时,特意加注了一句广告语:如果你是中国人,看过《大国崛起》,更要看《国家的远见》。用意不言自明,《大国的崛起》关乎历史,《国家的远见》直指当下,在世界都被推平的年代,相互学习是一种国家态度。
  导演刘嵩在拍摄《国家的远见》之前,还拍过《城市的远见》。他发现:天性乐观的巴西人不满意美国人自以为是;韩国人深陷在对日本的历史纠葛中;德国人觉得法国人只会夸夸其谈。每到一处,都可以听到当地国民对他国的不爽,但饶有意味的是,巴西的交通道路设计正是参考了美国公交系统的设置才缓解了国家的运输压力;韩国人也认同日本对老龄化社会的应对之策;德国人做再生能源计划,融资办法是从法兰西银行的理财产品中得到的启示。
  从互相挤兑到互相学习是大国的必经之路,越是讨厌的国家越有可能成为本国的老师,中国该如何学习他们?谁妨碍中国学习他们?这是应该深思的问题。